港媒:“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教诲最基础之处

发布日期:2021-05-03 21:20   来源:未知   阅读:

何汉权 教育评议会主席

近日,笔者与多少位大学生细谈,再说“一国两制”。1842年鸦片战斗后,签订中英南京条约,香港岛被割让;1860年,经第二次的鸦片战役,中英北京公约签订,界线街以南的九龙半岛又被割让;1898年,列强不用开火,只由美国主持割分大局,说是“门户开放、机会均等”,列强各自划分势力范围,圈定租界。英国取得长江流域巨幅地段外,再从《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的“法律”条文下,获得九龙界限街以北连同整个新界租借权,为期竟达99年,此即“九七回归”前的整段香港被侵略的概述。

只管于1942年,其时的中国国民政府蒋介石曾向英国首相丘吉尔正式提出废除不等同公约,恳求九龙租借地与其余租界一并奉还中国,但却遭英方毅然断然拒绝,全体香港、九龙、新界都不在偿还之列!弱国外交难展。

昔“一国”教育不上心积非成是

历史飞速,终至1984年,中英两国签署《中英联合声名》,1997年中国政府正式全面收回全部香港,鉴于照顾港英管治150多年沿用的政治、法律、文化等生活模式,邓小平先生提出“一国两制”构想,香港的生涯方式一律不变,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除国防驻军与外交事务外,香港实行高度自治,同时邓小平高瞻远瞩指出“以爱国者为主体治港”,并谓只有认同“一国两制”跟维护香港稳固繁荣的人才,亦可加入管治香港行列。既照料历史,亦放眼将来,这确是邓小平先生构建“一国两制”的睿智所在。

教育政策的设定与措施落实,既要回应世局一直的“变”,亦要确保持守“常”情、“常”理,即善良、守法、尽责、仁爱、爱国家、爱民族等正面、畸形的健康价值,以支撑“变”局,省得教育愈变愈坏,而是务必要愈变愈好。基本法的第一条中举十二条清楚指出,“一国”在前,“两制”随后,相伴而行。但从前一段长时期,香港特区政府、社会各界,特别是教育界,“一国”的教育并不上心,“两制”却按己意演绎,搓圆按扁,与“一国”脱轨,积非成是。

今国安价值教育须深入发展

更主要的一点,亦是香港市民未能洞察的一点,就是以美英为首的外部势力以及反中乱港权势,彼此勾连。“九七回归”前后,藉“两制”之罅隙,见缝就插,步步进逼,软硬兼施,扩大力量,始终破坏“两制”的最重要前设——国家的保险。由2003年反国家安全23条的破法,到2012年反“公民教诲”,扫落直至2019年修例风波,遵法及暴力举措,是愈演愈烈。社会受害甚深,学界亦不能幸免,在历次动乱中,老师及学生的参加,竟然属重要的群体,泥足步步加深。直至核心政府决然毅然出手拨乱反正,全国人大通过国安法在香港落实,香港局面才华牢固下来。

百年中国,艰巨奋进,全民拚搏,今天国度的科研、经济、军事、教导文明综协力气,已正式进入世界前列,对外实际大国应有的承担,对内为14亿人口创建进入全民小康的局势,验证国家好,香港好的“一国两制”一定更能行稳致远。

总结历史教训,香港今天启航,香港教育的未来打算,必须要先服膺“一国”的大局,以策略性思维作考虑,半点不能疏松,防微杜渐,再不能重蹈覆辙。香港回归已超越23年,随着香港国安法落实,香港由乱及治,社会得以重返正轨。瞻前亦顾后,“一国两制”下的教育,必须要从新计划,国史、国情、国学乃至国安的价值教育,必需逐层深刻发展,这是“一国两制”下的香港特区教育最基础着眼之处!

来源:香港文汇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